中藥生態農業開辟新天地


 

“不向農田搶地,不與草蟲為敵,不懼山高林密,不負山青水綠。”2018年,中國中醫科學院中藥資源中心提出了中藥生態農業宣言,具化了中藥生態農業的核心策略和目標愿景。同年,中國中醫科學院中藥資源中心主任郭蘭萍擔任帶頭人,聯合昆明理工大學、湖北中醫藥大學、貴州中醫藥大學等單位,申報并獲批科技部重點領域創新團隊“中藥生態農業創新團隊”,開始了中藥資源生態學研究及中藥生態農業的探索。
在中藥生態農業的探索中,“天人合一”理念與現代農業技術相結合,實現了綠色生態、鄉村振興、增產提質的三重效益。
 
基礎:特定生境保障道地藥材品質
 
20世紀90年代后,隨著市場需求量的不斷增大,中藥材的獲取逐步從采挖野生藥材變為人工栽培,許多種植戶模仿化學農業模式,在生產中大量使用化肥、農藥、植物膨大劑等,達到不斷增產的目的?;兽r藥的濫用造成中藥材的農殘和重金屬含量超標,不僅影響中藥材質量安全,還對生態環境造成了破壞。而且許多中藥材是多年生的宿根植物,具有很強的連作障礙問題,病蟲害多發,極端情況下甚至絕收。“模仿作物栽培模式,單品種連作是造成中藥栽培中連作障礙及病蟲害高發的根本原因。”郭蘭萍意識到,不了解中藥材生態特性是無法提高中藥材質量和安全的。
“超過八成的藥用植物主要生境在林緣林下、路旁、山坡地、荒地、沙地,對特定生境的長期適應是道地藥材品質形成的重要保障。”郭蘭萍認為,中藥資源本身有其獨特的生境要求,在自然的狀態下,大部分藥用植物都很少發病,是由于林中生物及其土壤微生物共同形成了復雜完整的生態圈。
在此背景下,郭蘭萍在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中醫科學院院長黃璐琦的指導下,提出“中藥資源生態學”的概念。依托“十一五”科技支撐計劃“有效恢復中藥材生產立地條件與土壤微生態環境修復技術”項目,“十三五”科技重點研發計劃“中藥材生態種植技術研究及應用”項目,郭蘭萍和她的研究團隊以社會、經濟、生態綜合效益為指標,結合系統工程方法和現代科學技術,因地制宜地設計、布局和管理中藥農業生產。
以蒼術為例,野生茅蒼術一般生于半陰半陽的山坡林下、林緣或荒坡草叢中,近年來由于生態環境破壞和過度采挖,野生茅蒼術一度瀕臨滅絕。
為了解決這一問題,有著多年蒼術研究經驗的中國中醫科學院中藥資源中心專家們到蒼術的道地產區一探究竟。他們在湖北英山、江蘇茅山、安徽岳西等地實地調研發現,這里具有較好的發展蒼術生態種植的優勢。他們組織當地農民和公司開展林下仿野生栽培試驗和田間套作試驗,制定了蒼術的生態種植策略。在排水良好的山坡上、壟上,或竹林下種植蒼術,還將蒼術與葛根、玉米開展間套作,實現各層次光、氣、熱、肥資源的充分利用,同時激活根際土壤微生物,促進了土壤健康利用。
示范:生態種植助力鄉村振興
 
中藥材生態種植模式是適用于某種中藥材生態種植的一套完整、相對固定的技術體系,如連翹仿野生種植模式、栝樓-黃豆套作種植模式、天麻-冬蓀循環種植模式、靈芝林下袋料種植模式等。
2020年,中藥生態農業創新團隊提出“擬境栽培”策略,并將其作為落實中藥生態農業最直接的措施。模擬藥用植物的野生生境,在林下、山坡、荒地等處利用種植模式設計、科學灌溉、免耕或少耕、雜草管控、枝葉修剪等方式,實現中藥種植的“天地人藥合一”。
由皖西學院韓邦興教授牽頭負責的霍山石斛擬境栽培無疑是擬境栽培最成功的案例之一,在安徽六安地區已示范推廣種植2000畝左右。
在安徽省霍山縣,大別山區的林蔭下,一階階的土地上鋪著用樹皮等物質做成的營養基質,模擬石斛原生環境;在山澗溪水旁的大石塊和潮濕的石頭縫隙也有序種植著石斛。短小圓潤的石斛附生在青苔成片的石頭上,投入成本低、用工少、無需噴水和通風、無病蟲害。團隊對比試驗發現,擬境栽培投入產出比為1:7.4,設施栽培為1:3.7,擬境栽培下的霍山石斛具有外形更接近于野生型、藥用成分含量高、經濟效益高的綜合優勢。
曾經的貧困地區大力發展中藥材生態種植,又迎來了鄉村振興戰略機遇。
“黃柏與芍藥的間套作生態種植模式,是將喜陽與喜陰、木本與草本的藥材進行間套作立體栽培,在不投入任何農用物資的情況下,使藥材正常生長。”中國中醫科學院中藥資源中心副研究員康傳志介紹,在這種模式下,黃柏具有持續的經濟收益;芍藥花期長,可形成景觀,在種植區內還能開展旅游休閑活動。
“只有好藥材還不夠,要好藥材賣出好價格,才會最終促進中藥生態農業的可持續發展。”昆明理工大學生命科學與技術學院副院長楊野深有感觸。在云南紅河州屏邊縣,國家二級保護野生植物屏邊三七一度被過度采挖,瀕臨滅絕,市場價格高達2000元左右一公斤。昆明理工大學崔秀明、楊野牽頭的團隊經過研究,確定屏邊三七生長的環境,在當地找到相對合適的區域作為保護區,指導種植戶把種子種苗撒下去,藥材始終處于自然狀態生長。這樣既保護了屏邊三七資源免于滅絕,也能保障一定的產量,市場價格趨于平穩。
栝樓-黃豆間作模式在山東平陰縣孝直鎮和孔村鎮等多地開展,栝樓攀援上架,壟上兩側種植黃豆,合理利用不同作物生長發育期,形成立體高效的種植模式。“這種生態種植模式下,每年可增收黃豆近80~100公斤,畝年總收入增加700~800元,畝增收效益約30%。”山東省分析測試中心主任王曉介紹,他們依托當地中藥材龍頭企業,通過技術推廣和培訓的方式,人均年增收1200余元。
同樣,在貴州畢節市大方縣,貴州中醫藥大學中藥資源學科團隊實地調研,研究總結出天麻-冬蓀循環利用種植模式。團隊發現,將天麻廢舊菌材晾曬一周,在天麻舊菌坑中直接種植冬蓀,既能獲得與野生天麻品質相近的藥材,還能增加冬蓀的產量,提高土地資源和木材的利用率。示范推廣以來,約1500畝種植天麻后的林地被再次利用起來,與常規種植方法相比,每畝林地產生的經濟收益增加了約3000元;約1300噸的天麻舊菌材被循環利用,每噸菌材產生的經濟收益增加近2萬元,提高了農戶在天麻種植中的抗風險能力,實現了利潤最大化。
生態種植保證了中藥材的質量和安全,科學合理配置生態資源,開拓了經濟效益新局面,讓投入產出比更為明顯,做到了優質優價,增強了中藥材和市場對接的優勢。
推廣:技術規范造福藥農
圖片
產業興旺的關鍵在于科技進步,而技術規范則是科技落地的保障。近年來,中藥生態農業創新團隊通過增強科研力量、建立核心示范基地、開展模式集成、召開示范現場會和技術培訓等方式,在河北、山東、湖北、河南、福建等全國20多個省市建立了中藥材生態種植示范基地,累計推廣面積達到200余萬畝,培訓技術骨干1000余名,線上下培訓人員300余萬人。
“農民們都特別高興,種完天麻后還能再種東西,很樂意嘗試。”天麻-冬蓀循環利用種植技術規范受到了藥農的認可,團隊通過理論講解、現場示范、捐贈技術資料和農校合作開辦講座等方式,每年培訓了大批藥農,通過掌握該技術平均畝增收3000元。
目前,團隊已形成中藥材種子種苗、土壤質量、生態種植、栽培及產地加工、商品規格等級等各類標準800余項,完成了對人參、三七等50種大宗常用中藥材生態種植的科學布局,為全國774個縣提供了適宜生態種植的中藥材目錄。團隊還堅持每月的15日通過網絡平臺給農民授課,當前有來自全國10個省市自治區的20余位中藥材領域專家進行了20余場次的線上培訓,真正做到了把中藥材科學種植技術輸送給一線農民。
2019年,《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促進中醫藥傳承創新發展的意見》中明確要求推行中藥材生態種植,中藥生態農業已成為我國中藥農業的國家戰略。
從被忽略到進入國家戰略,越來越多的人和地方政府開始認同和重視生態種植才是中藥農業發展的必由之路。特別是2020年,國務院提出防止耕地“非糧化”穩定糧食生產的意見出后,中藥生態農業進入快速發展階段。同年,農業農村部全國農技推廣中心成立“中藥材生態種植技術全國協作組”,中國中醫科學院中藥資源中心為技術支撐組長單位。2021年,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科技司下達“道地藥材生態種植及質量保障”項目,支持在全國開展中藥材生態種植,并推廣使用中藥質量追溯體系,中國中醫科學院中藥資源中心負責相關技術指導工作。
從事生態種植的科技工作者走出實驗室,帶著最新理論與最實用的技術走到田間地頭、山野叢林,大量新技術的下沉,保障了生態種植的高效高質推廣,為藥農帶來實打實的收入,為臨床用藥提供了優質原料,為祖國的綠水青山抹上一筆濃綠色。
“明確了核心機理,創造了豐富案例,理論與實踐相結合,更加豐富了中藥生態農業學科發展。”說起中藥生態農業突飛猛進的發展成果,郭蘭萍研究員言語中充滿信心。中國中醫科學院中藥資源中心的中藥生態農業研究團隊在加強全國規劃布局、注重產業耦合、構建中藥材生態產品品質保障體系等方向上不斷探索,將繼續譜寫中藥生態農業的奮進樂章。
(責任編輯:董俊彤)

文章來源:中國中醫藥網

 
免费无码中文字幕A级毛片